AKKK

 

又又又迷入全职坑
杂食/混邪

悖悖论:

0:当我们讨论哲学101时,记住,这些玩意已经吵了几百几千年了,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care你怎么想


思想实验:如果有一种造物,物理构成与外在表现与人类一模一样,但他们的内在体验是幸福的?


尼采的永恒轮回说最让我喜欢的地方是这意味着他要不断地再次被莎乐美拒绝,永远,永远。


如何当一个存在主义者:

1.读加缪和尼采的名言

2.用这些名言撩妹

3.对自己的孤独感到绝望


如何过上本真的生活:

1.把时间花在创造你真正信仰的东西上

2.投胎成一个富二代以能够做到第一条


什么是自由?

康德:保持理性

萨特:保持...

没有娶到太太,我还算什么职业选手?!——黄少天

raiki求安:

接上条,还有一段不想画了直接讲吧(๑•̀ㅂ•́)و✧反正好久没有说段子了。



【真是神奇的原著世界观呢】

————前文见上一条漫————

总之在漫展上一面之缘后,天天就去了蓝雨训练营(鱼太太我去训练营闭关前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去现场买你的本子!)这样。
年轻的黄少天以为人生已经圆满了。

喻没多久也决定去蓝雨的训练营。

但是奈何两个脸盲。之前漫展见面还都出的cos,画了点妆(天天还带的假毛),反正就是没认出来来。
而且第一次见面那天,正好是一次训练测验,喻和天分到了一组。
小组对战打输了几局,成绩不是特别好。天就怪喻手残。喻就很难过也知道自己拖累了,但下定决心努力成...

亲密关系.0

执笔行凶:



◎盲狙高考作文题上海卷
◎离题八十里,随便写写,打住八百字


    杠铃搁在架子上还颤,虎口挨着铁,震得发麻。目光扫过来一眼,不算很隐秘,唐昊鲜少在暗地里打量人,就连眼神都带重量,在裸露的皮肤上沉下去,炸出一簇带闪的火花。林敬言不动声色收回手,健身房的窗户四面开,热风扑进来,往眼睑上下过淋漓一场大雨,睫毛粘在一起,连眨眼都觉得困难。


    唐昊不是第一次发现这个面目平淡的老男人睫毛居然这么长,他很难想到一些譬喻来形容,只觉得很好看,也让他更加烦躁,因为这种好看根本不应该长在林敬言身上...

【全职高手】乔一帆原文出场段落整理

烤鸡腿_日翻那个老叶:

*为了捉摸小乔而做了这篇整理。不单单有乔叶互动,也有虫爹对小乔的描写,包括场上表现、心理活动、待人处事等等,有部分删减和跳跃。希望能帮到想写小乔的大家。


*LO主是ALL叶纯食……因此请大家不要评论其他CP相关,感谢!


*【】内为LO主点评



第一百二十八章 职业菜鸟


高英杰没有正式比赛的经验,另一个同样没有出过场的叫乔一帆,目前刺客灰月的使用者。这两人年纪不大,不过高英杰已经是内定的王杰希的接替人,未来王不留行的主人,而乔一帆只能算是一个资质还不错的新人,虽然报名参加了这个赛季,却依然是前...

勇敢

凛冬又又是段子手的季节:



安迷修,勇敢是好的,对吗?

当然是好的。

痛苦是坏的,对嘛?

当然是坏的。

那么你告诉我,你的勇敢为什么让我感到痛苦呢?

北极虾爱吃豌豆黄儿:

啊,总觉得黄少天广东人骂人怎么那么可爱啊。(行了我知道你们广东人不这么骂人了


外地人的角度来看完全只会有两个想法:1. 他在说什么 2.他是不是刚刚说了叉烧了?粉肠?蛋散???好好吃???饿了……



想想,外来鱼和本地天在训练营。


天天每次气急败坏骂鱼,鱼一脸懵逼,顺便好饿。


天天:这个人脾气怎么这么好的,骂他也不生气。


鱼:说完没有,我去吃饭了啊。


真的很饿。


后来明白了以后应该还是觉得很可爱啊。


毕竟在外地人眼里看起来,这跟骂 我干你的北京烤鸭!去你的...

【双张】张佳乐,就很酷的一个alpha

写OA的太太是天使!!ヘ(;´Д`ヘ)

芜菁沙袋:

原名《张佳乐先生正在准备上天》是的那篇oa就是它 


增补新内容+700字左右,减少尬度与补车档重发


 


◎OA注意!


张新杰O×张佳乐A


◎释放自己的激爽雷文


◎日更 5.24


 


 


张新杰咳嗽一声推了推眼镜,眼镜片和大反派似的白光一闪,这简直可以说是非常具有戏剧效果了。


 


张佳乐心里一紧,低下头去安静如鸡,首长别开枪是自己人那蓬勃的革命情怀让他在...

尚可听涛:

江澄的本事在于
他往那一站,“只剩我了”就成了“还有我呢”

经晏:

魏无羡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江澄,我能抱抱你么?
没人应他。
江澄死了。
or
江澄道,随便。
很多人临死之前都在后悔这后悔那后悔盛年不重来,江澄只觉得自己以前过得那么较真简直像个傻子,随随便便的多好,省心省力。
不过他不后悔。
魏无羡问他吃苹果还是橘子,他说随便。
魏无羡问他坐着还是躺着,他说随便。
魏无羡问他垫一个枕头还是两个枕头,他说随便。
魏无羡忍无可忍,问他,江晚吟,你埋在哪儿定了吗?!
江澄翻了个白眼,随便。
魏无羡彻底蔫了,像是被施了禁言术,很费劲地说,江澄,你想我留在莲花坞呢,还是回云深不知处?
江澄道,你说反了。
魏无羡愣了一下,喜色浮上眉梢,连声道是是是我说反——
随便。
他听见江澄如是说...

【喻王】我也曾是个王喻党(上)

月半圆:

* 纯属搞笑,别掐cp和攻受,他们每个人我都喜欢。带微量周叶。


* 大约凌驾在甜和肉之上,我还有个技能叫做说相声。


* OOC到癫狂,晚上更下半部分。



————————


【喻王】我也曾是个王喻党



1.



“少天,少天…”喻文州推着身边的人。


黄少天在座位上抖了一下,胡乱扒下写着“吃饭叫我”的黄色眼罩,还有些懵的问:


“怎么了…队长?”


“吃饭了啊…”喻文州指着黄少天面前的餐盘。...



1 / 6

© AKKK | Powered by LOFTER